欢迎访问陕西渭华干部学院官网!
首页/ 科研成果 / 渭华起义研究 / 正文

给刘志丹送信

来源:陕西渭华干部学院 发布时间:2021-10-25 18:01 浏览次数:1583

1928年5月下旬的一天,天气晴朗,关中披锦绣,秦岭穿新装,渭华塬上,翠竹葱绿,小麦杏黄,陕东赤卫队驻地塔山,秀峰相连,起伏延绵,山势险要,壁垒威严,山口石坪上建于唐贞观年间的灵台寺,寺后竖立着七座雄伟高大的宝塔,象征着七星高照。十里塔山,红旗招展,山笑水欢;万里蓝天,碧云片片,水洗一般。

早饭后,赤卫队员小韩、小郭被通知到大队部。大队长李大德命令他二人给工农革命军司令部送一封信和一批款子。二人接受任务以后,兴高采烈,立即从运输队挑选了两匹高头骡子,小韩将四

五百块白花花的银元和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小心翼翼装进一条崭新的白色粗线布“哨马”(褡裢),然后将沉甸甸的布“哨马”搭上驮架。两人都是十四五岁的小青年,小韩瘦而精干,小郭壮而老练。这时太阳已开始西斜,山梁上不时有轻风掠过。只听小韩打了一声响亮的口哨,二人几乎同时跃上骡背,拍了一下骡子屁股,就从塔山出发。小韩那匹搭着口袋的黑骡在前,小郭那匹欢实的灰骡紧随在后。他们径直向东,稳步前行,翻梁过沟,上坡下岭。小韩看着大路两旁起伏的金浪,想着革命事业的蒸蒸日上,情不自禁,放开喉咙高声唱:“什么叫苏维埃?工农兵,代表会,选举委员来。成立一个委员会,她是最高之权威。打倒资产界,肃清一切反动派!335|532|2321……”身后的小郭为他鼓掌加油。一路未停歇,太阳快落山,方才赶到司令部。只见眼前一座雄伟的建筑群,高高在上,殿宇辉煌,屋舍俨然,古树森森,绿草茵茵,石条台阶,黄土地面,青砖黛瓦,五脊六兽,朱漆大门,铸铁洪钟,山门之上,一面西北工农革命的红旗,在夕阳余晖照耀下,随风飘动,格外鲜艳。

二人将骡子拴在了大门前榆树上,卸下驮架。小韩背起沉甸甸的“哨马”和小郭一前一后向大门拾级而上。两位少年英雄,朝气蓬勃,精神抖擞,白粗布汗夹夹,细丝布红领带,学生式的小平头,眉清目秀的脸庞,十分帅气。最惹眼的还是小韩肩上的新“哨马”,白粗棉线织得密密匝匝,四角红缨吊得齐齐刷刷,黑绒丝线绣的大字一笔一画,前边三个字是“蘇维埃”,后边是“赤衞隊”

三个字。哨兵和蔼问他俩:“小同志,你们有什么事?”“我们是陕东赤卫队的队员,奉李大队长之命,有非常重要的事要面见刘主席。”小韩急忙抢先回答。此时恰好一位年轻军官,腰插两把盒子枪,迈开大步正要进门。哨兵行了个立正礼说:“报告张队长,两位小赤卫队员有要事面见刘主席。”军官思索片刻,温和地说:

“好吧,你俩随我来”。二人跟着张队长穿过大门进了大院,最北面是座恢弘大殿,绿荫撑开大伞,石条四棱见线,青砖砌墙齐铮铮,碧瓦飞檐密匝匝,木格门窗巧雕花。“到了!”张队长压低声音说。跟着张队长走进大厅,张队长告诉他俩,西边是政治部主任廉益民同志居室,东边就是刘主席居室,说着向东跨了一大步,端端正正站在门口,一边举手行礼,一边喊报告:“报告刘主席,两位塔山贵客要见您。”听到报告声,房子门帘揭开了,走出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留着乌黑大背头的人,柔声细语地问:“谁呀?”张队长告诉二人:“这就是刘主席。”小韩、小郭喜出望外,仔细打量着刘主席,乌黑长发,清瘦面庞,微微凹陷的双目炯炯有神,稍稍泛黄的胡茬围在嘴唇一圈,满口洁白牙,一脸慈祥貌。上身穿一件半新旧的白衬衫,下身灰裤子,脚穿长腰驼毛色粗线袜,外蹬一双西安鸿安祥鞋帽厂造的礼服尼面料布鞋。小韩在军民联欢会那天离得远,没看清,今天和刘主席面对面,看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心里真高兴。他立即取下肩上沉甸甸的哨马,放在砖铺地面上,和小郭一起立正,向刘主席报告:“赤卫队员韩肇汉、郭志杰奉李大队长命令,特从塔山赶来,为军委和司令部交送信件和专款。”说着弯下腰,从“哨马”里取出信件,恭恭敬敬递给刘主席,“哨马”里白花花的银元也露出来了。刘主席对张队长说:

“汉泉,先派人将款子送交经济委员会杨晓初主任查收”。又对二人说:“快进屋,快进屋,快进屋!”小韩说:“我俩还要回塔山复命哩”!刘主席和颜悦色地说:“塔山到这里三十多里,你俩辛苦了,天快黑了,路这么远,塬上狼多,你们两个娃可不敢走呀!一会吃了饭,就住在司令部,明早饭后再走。”说着说着,二人就跟刘主席进了办公室。刘主席坐下看信,二人仔细观察居室,紧挨南墙窗下一张方桌,桌上放着一瓶蓝墨水,一支水笔,一个四方铜墨盒,一个笔筒,一个砚台,一本《步兵操典》和一本《野外勤务》。桌子东边放着一把太师椅,对面是一个凳子,北面是两条黑色长板凳支着的木板床,床上铺着蓝灰色方格洋布被单和褥子,上面一床蓝色白条被子叠得四棱见线,床边长凳上放着一个上海造的内白外绿茶缸,一个小刷牙缸里放着绿柄白毛牙刷和一包蝴蝶牌牙粉,一个纯白搪瓷脸盆里搭着一条白毛巾。东墙当中挂着一支汉阳造抿嘴马拐枪和一串子弹。

刘主席看完信件思索了一阵,扭头发现两个赤卫队员还端端正正站立着,急忙说:“你俩咋还站着?咱们革命队伍官兵平等,亲如兄弟。屋里板凳少,你俩就坐到床上。”二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不好意思地都坐在床边。刘主席同他们亲切地拉起了家常,问赤卫队训练作战和塔山地形,问他们姓名、年龄、家庭、身份、住址,上过几年学等等,二人一一回答。当刘主席得知他俩都是共青团员,便爽朗地笑起来,非常高兴地说:“好啊,团是党的后备军,将来还要成为共产党员哩,你们年龄小,革命路很长,要文武双全,既能打仗,又有革命理论和文化,这就要努力学习。”说着顺手从褥子底下抽出一本发黄的书,小韩上过瑞华小学高级班,认得那是一本《共产党宣言》。刘主席语重心长地讲:“这本书,我已看过十多遍,越看心里越亮堂,共产党人干革命,还要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不学习咋能行?”小韩觉得刘主席讲得比学校老师还好,听得很认真,不住点着头。最后刘主席关心地说:“时候不早了,你们也累了,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吃过饭,早早休息!”

两名赤卫队员在司令部香香吃过晚饭,美美睡了一夜。

一阵“哒哒-滴滴”嘹亮的军号声将二人惊醒,他们一骨碌翻身起床,东方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算黄算割”一声接着一声叫,洗脸,吃饭,再去见刘主席。刘主席亲手将两把三号盒子枪和一些子弹交给小韩,并郑重关照:“一定要亲手交给李大队长!”小韩点了点头,兴冲冲接过来,小心翼翼装进新“哨马”,别提心里多高兴。他最清楚,赤卫队最缺少的就是武器,连大队长李大德身上背的也是老式套筒枪,赤卫队员们多数都是背着红缨大刀,刘主席这真是雪中送炭。

这时,小韩才注意到,刘主席今早和昨天穿着有些变化,一身戎装,飒爽英姿,白衬衫套上了八大块灰军装,纽扣和风纪扣扣得严严实实,腰间皮带将军服扎得紧紧绷绷,平平展展,头戴一顶八角灰色软军帽,军帽上方正中缀着一颗闪闪的红五星,灰裹腿将腿肚子缠得直挺挺,棱铮铮,脚上的礼服尼布鞋换上了白色线麻鞋,上衣小口袋还装着一个白色小本和一支半截铅笔。看上去既魁伟健壮,又精干麻利,既仪态严整,又文雅沉稳,既端庄严肃,又和善可亲,既有将帅气度,又具战士风格。就要返回塔山,两名赤卫队员更加感到刘主席可亲可敬,于是双双立正,恭恭敬敬向刘主席行礼。然后,小韩背起“哨马”,两人小跑步到大门口,刘主席也健步送到大门口,再三叮咛,一路小心,安全第一。下了台阶,小韩将“哨马”搭上黑骡驮架,又是一声响亮口哨,二人纵身跳上骡背,下坡时,骡子稳步前行,二人上身微仰。下到坡底,二人扭头转身,望见司令部大门前,还挺立着刘主席高大身躯,朝霞辉映着司令部青砖黛瓦,红日照耀着渭华大地的黄金麦浪,刘主席好像目送着两名远去的赤卫队员,又仿佛展望着高塘九里山川。二人止不住热泪盈眶,于是挥动手臂,使劲地高声呼喊:“刘主席,再见~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