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陕西渭华干部学院官网!
首页/ 科研成果 / 渭华起义研究 / 正文

高克林:回忆参加渭华暴动的工农革命军

来源:陕西渭华干部学院 发布时间:2021-09-01 16:25 浏览次数:3815

一九二八年初,中共陕西省委根据“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利用军阀混战的时机,在渭南县、华县一带举行有工农革命军参加的农民暴动。

一、参加渭华暴动的工农革命军

这支工农革命军是一九二八年五月间在华县瓜坡镇附近的一个村庄里正式成立的。

工农革命军的前身,是由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部的中山军事学校和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的政治保卫队,于一九二七年七月组合而成的。

在大革命高潮中,西北地区特别是陕西省的革命形势非常好。一九二六年九月,在党的指引下,以刘伯坚同志为首的一批共产党员和从苏联回国的冯玉祥在西北地区组成新的革命大军,参加了国民革命。冯玉祥在原绥远省的五原誓师,把他带领的部队原国民第一军,与国民第二军、第三军、第五军等部队,联合组成国民军联军,冯自任总司令。同期,于右任也从苏联回国,到陕西与冯玉祥合作,任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国民军联军总政治部主任是刘伯坚同志。所属各军政治部主任大多数是共产党员。我党决定,在西北地区创办一个类似黄埔军校式的军事学校,培养革命军事干部,作为建立新的革命军队,改造旧军队的骨干。这个学校以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部名义创办,定名为“中山军事学校”。地址在西安市北院门。学校领导:校长史可轩(共产党员,早年参加辛亥革命,从苏联回国的),副校长李林(共产党员),政治部主任邓希贤(即邓小平同志,共产党员)。一九二七年初开始招生,学员大部分来自青年学生,也有一些工人、农民和革命军人。全校建立一个总队,总队长许权中(共产党员)。直辖三个大队(大队相当于营),第一大队长高致凯,第二大队长张汉俊,第三大队长杨浪波。大队长都是共产党员,每大队设一个党支部。每个大队辖三个中队(每中队约一百多人,相当于连)。到一九二七年五、六月份,全校已有学员七百多人,在教职员工中有共产党员约七、八十人。我原名高文敏,在这个学校任政治部组织科长,负责全校的建党建团工作。

于右任的政治保卫队是他的警卫部队,由他的保卫部长史可轩同志直接指挥。保卫队下设两个大队,共约一千人。一个大队队长姚丹峰,另一个大队队长许权中。许任中山军事学校总队长后,队长由任耕三接任。

中山军事学校和政治保卫队都是史可轩同志领导的比较可靠的革命武装部队。

一九二七年六月冯玉祥追随蒋介石反共后,他为了肃清国民军联军中的共产党员,和排除地方上的异己势力,假借召开国民军联军政治工作会议名义,把各军政治部主任和其他公开身份的共产党员都调离各军到郑州开会。中山军事学校的李林同志、邓希贤同志就是这次被调离学校的。不久,冯就赶走了于右任,派宋哲元独揽陕西省军政大权。六月下旬,冯玉祥命令史可轩率中山军事学校和政治保卫队离西安开赴河南省洛阳一带整训。史可轩、杨晓初和我共同商量,认为冯玉祥的紧急调令目的想要消灭这两支部队。我们决定表面接受冯玉祥的调遣命令,由史可轩同志带领两支部队先离开西安,但不出潼关。七月初①,我们由西安市以北草滩镇乘船顺渭河东下。一面派人到陕北侦察情况,准备把部队带到陕北去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另一方面史可轩也派人到国民第二军上层人士中进行联系,企图另找暂时落脚的地方。许权中同志不同意史可轩提出的后一个方案,部队走到交口镇附近,他借故离开了部队,回到他的家乡交口镇山东庄(现辛理村)去了。史带着部队从交口镇一带向陕北转移。途经富平县美原镇,该镇驻军是国民第二军的田生春师。田和史可轩是老相识。史亲自去找田,打算说服田反冯玉祥,并商请田让路给我们队伍到陕北去。不料,田受国民第二军某些上层人物的指使,当日晚竟将史可轩同志杀害。第二天部队又由美原镇返回栎阳镇附近一带,一时队伍没有领导中心,由我从许权中家将其请回部队。从此,许权中担任了这个部队的总指挥。我们仍决定不接受冯玉祥的调遣命令。这时,我们周围有冯玉祥、冯子明、岳西峰、甄寿珊等大小军阀的部队,把我们团团围住,都想吃掉这块“肥肉”。为了利用军阀矛盾,保存我军实力,我们接受了陕西地方军阀、国民第二军冯子明部队的改编,番号是暂编第三旅,驻扎在临潼县关山镇,旅长是许权中。内部确定,取消中山军事学校名义,改编为教导营,营长高致凯,我担任教导营的教导员,我的主要任务是做许旅部队的政治工作,继续做建党建团工作。史可轩同志牺牲后,我们军队和上级党失去了联系。许权中、杨晓初和我商量由我去找中共陕西省委。在西安,我和陕西省委组织部长兼军委书记李子洲同志取得了联系。省委决定,许旅建立旅党委,直接属省委领导②。并决定,由我担任旅党委书记。委员有许权中、杨晓初、张汉俊、高致凯。部队的任务是,就地扩军整训,在士兵中发展党团员,以待时机。

不久,冯玉祥为了巩固他在西北的大后方,清除异己,再次强令陕西的小军阀,由岳西峰、李虎臣统率,到南阳(襄阳、樊城)一带整训。旅党委决定,这支部队准备脱离冯子明,到陕北建立革命根据地。为此,我们向省委请示。恰在这时,省委接到中央指示,要我们部队将计就计,随岳西峰、李虎臣、冯子明等陕西国民第二军乘机开赴鄂、豫、川、陕结合部,配合地方党发动群众,举行起义,建立边区苏维埃政权。旅党委服从中央命令,随冯子明部南渡渭河到蓝田。这时,潜伏在我军内部的蒋介石秘密特务惠介如(蒋介石委任的西北宣慰使),勾结冯子明和史可轩旧部中的韩威西等反动势力,妄图杀害许权中等共产党员,进行反革命叛乱,搞兵变来破坏我党对这支军队的领导。我们及时发现后,处决了惠介如,驱逐了韩威西等反动势力。事后许权中旅宣布脱离冯子明,向东移至商县黑龙口和渭南的厚子头镇一带。正在这时候,我们接到省委指示说,中央取消了在鄂、豫、川、陕建立根据地的计划,要我们设法保存实力,就地整训,听候党的新指示。经过许权中同志,利用他的旧的社会关系,许旅又改归属李虎臣,编为李虎臣的新编第三旅,开到洛南县三要司镇驻防。

一九二七年秋冬,省委为了加强对许旅的领导,派刘志丹同志等来三要司镇。刘参加许旅的旅党委领导工作,行政上任旅参谋主任。这时,旅党委曾商定,为了准备在豫西建立农村根据地,派刘志丹等同志带了十多名干部,去豫西卢氏县一带开展群众工作,在那里发动群众,开展斗争。后来因准备渭华暴动,才把刘志丹等同志调回旅司令部。

一九二八年一、二月间,省委已着手准备渭华暴动,先后两次要我去省委商讨许权中旅参加渭华农民暴动的事情。在这期间,省委为了加强暴动的准备工作,陆续派来唐澍、谢子长、廉益民、吴浩然、王泰吉等同志到许旅。唐澍、谢子长、廉益民、吴浩然等同志参加了旅党委的领导工作。行政上任命唐澍为旅参谋长,谢子长为二营副营长,准备代替营长职务。

一九二八年春,陕西省的地方军阀,主要是留陕的国民第二军旧部,联合起来反对冯玉祥。驻在商洛地区的李虎臣命令许旅攻占潼关,截断冯玉祥在河南的援军,配合其他部队攻占西安。这时,中共陕西省委指示许旅不参加军阀混战,但是要利用军阀混战,准备参加渭华暴动。旅党委开会对许旅是否参加军阀混战和是否在三要司就地起义的两个问题展开了讨论。党委一致认为,三要司地处秦岭之南,无法飞越秦岭,周围驻有李虎臣部队监视。如果就地起义,有被消灭的危险。因此决定部队利用机会翻越秦岭后再举行起义,脱离李虎臣,参加渭华暴动。关于参加军阀混战问题,多数同志主张不参加。只有许权中同志主张先攻占潼关,挑起军阀混战,然后再到渭华参加暴动。当部队进军到潼关县南原的十二连城(地名)一带时,许权中同志仍坚持他的意见,并带领汤晓初到潼关城附近侦察地形。由于党委成员意见不统—,唐澍、刘志丹同志和我商量决定,趁许、杨外出侦察地形的机会,甩掉许、杨。由我们分别到各部队驻扎营地,带领队伍直奔渭华参加暴动。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召开党委会议,只能紧急动员,分头行动。天还没黑,部队已开始向渭、华方向移动。我和高致负责带教导营,当高致觊发现我们要甩掉许权中同志,直奔渭华,他就发生了动摇,脱离部队,带两个护兵去找许权中去了。据说,他没找到许,就叛变投靠国民党军队去了。其他各营凡接到命令的都按照计划行动。行军两天,我们把分头带出来的队伍全部集中到华县瓜坡镇一带。许权中同志和杨晓初同志回到原地司令部营地,发现部队已走,他们也跟着赶部队来了。经过准备,在瓜坡镇附近的一个村庄里召开了军人大会,宣告许权中旅武装起义,脱离李虎臣,脱离军阀混战,成立以共产党为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全军战士,群情激昂,举起工农革命军的红旗,摘掉了国民党的帽徽,踏在脚下。激动地高呼口号:  “打倒国民党!打倒国民党政府!反对军阀混战!打倒土豪劣绅!分配土地给农民!建立苏维埃政权!共产党万岁!……”宣告起义的同时,宣布成立工农革命军最高权力机构的军事委员会。

刘志丹同志被任命为主席。委员有刘志丹、唐澍、吴浩然、廉益民、谢子长、王泰吉、许权中、杨晓初、高文敏等同志。总司令员唐澍,参谋长王泰吉,参谋主任高文敏,军政治部主任廉益民,军党委书记吴浩然。许权中同志担任工农革命军的总顾问,杨晓初同志担任工农革命军的财政经济委员。军党委会,除了许权中、杨晓初、张汉俊和我四个原许旅党委成员没有参加外,军委会的其他同志都参加了军党委会的领导工作。总司令部下设四个大队、一个赤卫队(负责警卫工作)、一个骑兵小队。一大队队长赵雅生,二大队队长谢子长,三大队(虚设),四大队队长雷天祥,赤卫队队长张汉泉,许权中直接带领由他带来的十几个骑兵组成的骑兵小队。陕东地区早已建立陕东赤卫队,由大队长李大德(即原旅党委委员张汉俊同志化名)领导,经常配合工农革命军主力作战。这时,整个武装部队共有指战员近一千人。

二、渭华暴动中工农革命军的英勇战绩

一九二八年初,陕西省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要求全省各地党组织“开展游击战争,由部分农民暴动过渡决到全陕总暴动”。据说中共陕东特委根据省委指示,定从五月一日开始,以渭南县、华县为中心发动大规模的有工农革命军参加的农民暴动。五月中旬的一天,中共华县县委在高塘镇召开有万人参加的军民联欢大会,庆祝军民联合暴动。当场处决了两三个豪绅。

工农革命军司令部设在高塘镇。赵雅生领导第一大队驻扎沈河两岸。雷天祥领导第四大队驻扎在箭峪口一带。他们两个大队配合陕东赤卫队发动群众打土豪,捉劣绅,分浮财,分房屋,并着手准备进行分配土地给农民。组织高塘镇、崇凝镇、赤水镇一带的村庄成立苏维埃政府的工作,准备正式成立渭华地区的苏维埃政府。谢子长和我带领的第二大队驻扎在高塘镇一带负责开展游击活动,第二大队经常向华县县城和赤水镇一带出击。许权中同志的骑兵小队曾奇袭到渭南县城附近。袭击敌人从西安到潼关的交通运输线和敌人的驻军据点,打得敌人到处紧张慌乱,不得安宁。渭华暴动震撼了陕西、关中,影响波及到西北各省。

宋哲元、李虎臣大小军阀在强大的农民暴动面前震惊慌乱,由互相混战转为暂时联合.为了扑灭渭华暴动的熊熊烈火,李虎臣从商县由南向北,宋哲元亲自到渭南、华县赤水镇一带由北往南,对我们进行了夹击围攻.他们组织大我十倍以上的兵力,数次“围剿”我军,镇压农民暴动。

六月初的一天拂晓,宋哲元以一个旅的兵力作为主攻部队从渭南县城向东南进攻,妄图经龙尾坡攻占塔山,遭我埋伏在段家附近的第四大队和陕东赤卫队突击,敌人被迫撤退。我们粉碎了敌人第一次围攻.大概是六月十日,敌人以田金凯一个骑兵师为主力,从华县出发,经瓜坡镇、大明寺,妄图一举攻占我军高塘镇司令部。敌人在这次发动攻势前,我们第二大队已被派出袭击华县县城。敌人攻打高塘镇时,我司令部兵力空虚。在魏家原阵地上,我军只有一个连和司令部赤卫队的兵力,阻击敌人一个师。在这紧张之际,我们第二大队赶回,从东西两面对敌形成夹攻之势,敌人误以为中计,仓皇逃走。我们取得了第二次反围攻的胜利。约是六月十九日,敌人以孙连山、魏凤楼、田金凯三个师的兵力,由宋哲元亲自督战,向我军发动了第三次围攻。敌人三个师的兵力分为东、西、中三路向我高塘和塔山据点进攻。敌人都是以地主民团武装为前锋和向导。东路一个师从华县出发,经瓜坡镇向高塘镇以南地区进犯;西路一个师,从渭南出发,经崇凝镇向塔山进攻;中路一个师,由宋哲元亲自指挥,从赤水出发,分成两路从赤水东川、赤水西川同时攻打高塘镇。工农革命军在唐澍、刘志丹、许权中等同志分别指挥下,英勇阻击各路来犯之敌,但由于寡不敌众,六月十九日晚,我军和陕东赤卫队被迫撤退到牛峪口、箭峪口、涧峪口一线。六月二十日上午,敌人又以全部